晏拾色

今天和基友看了快把我哥带走电影版
在电影院哭的稀里哗啦的鼻涕一抽一抽
把脸都丢光了
不过真的很好看
我从初中开始看幽灵大大的快把我哥带走
已经很多年[其实就四年左右]
原来以为漫改剧,总会有让人不如意的地方。[我就是传说中的原著党。]
但是这个电影,我真的深有感触。
虽然跟原著很多情节都不一样,但是改的真的非常合适。
良心作品,安利一波~
不剧透,记录一下。
原剧的我就不说什么了,结尾有两点让我非常舒服。
按照b站上的消息来说,应该有彩蛋。
的确有,但不是我想的那个。
时分时秒的照片,全国那种黑白的彩色的温馨的,搞怪的兄妹照片叠在一起的时候真的
超震撼。我们每个人,无论平时抱怨兄弟姐妹有多过分,但在那一刻,面对困难的时候,...

昊皓七夕快乐!
@唐青寒
谈恋爱不如画画
嘻嘻

超完美许愿系统

超完美许愿系统
ooc是我,甜文保证!
@唐青寒

1
最先发现黄少天不对劲的是卢瀚文。
众所周知,荣耀与生活活动不可两得也,像黄少天这样游戏PK狂魔,那可就是标标准准的宅男。——后宫佳丽三千,只取荣耀一瓢。
可是,突然有一天,黄少的生活突然丰富了起来……
小卢有一天做作业做到一半,突然发现他尊敬的黄少,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卢哇,这么晚学习一定很辛苦了。不用说我知道你很累,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今天我特别买了个草莓蛋糕,看看这奶油,看看这草莓,镶嵌的多么完美多么对称!”
“……”
卢瀚文是谁?——蓝雨的未来。
所以他秉着尊敬长辈,爱护黄少的优良习惯,没有揭穿他的黄少。
据他所知,黄少除了有的时候点白斩鸡,火锅,啤...

我是个写文的,😂
原来是写文给天天庆生
然后这几天发烧,现在还没打完
现在画一个脑洞,大家笑笑就过
文不知道今天什么时候打完
先上画
@唐青寒
少天生快!

有猫掉落

常年ooc,无脑甜文来一发


1

“唐昊,我真没想到有一天,你竟然要靠卖萌骗钱。”


“废话,我也没想到。”


2

唐昊很绝望。


像他这种已经有几千年道行的妖怪,一般是不会出岔子的,除非意外。


意外就是,唐大妖怪遇见了王杰希。


他们妖怪界的,没有妖不知道王杰希王道长。


这位王道长,修行界千年难遇的天才,号称“王不留行”。


就是说,但凡他走过的地方,没有邪祟会留下痕迹,王道长就是这么牛逼。


唐昊栽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虽然唐昊恰好出了门,又被强迫变回了原型,但他难过的不是这个。


而是他识人不清——变回原型还不算,还求助求错...

鱼天想要谈恋爱

鱼天想要谈恋爱
作者常年ooc,依旧保证甜

喻文州是个雨神。

就是那种身边常年都会有密云笼罩,走到哪里都会飘点小雨啊的雨神。

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老师魏仙人就告诉他:

“当年我啊,就是因为躲雨,所以才在屋檐下遇见了命中注定的人。”

喻文州那时年少不知事,听了这话,只觉得好好学习下雨之术就将来绝无可能做狗的可能。

转眼秋夏秋冬,年复一年。

喻文州同学还是五百年单身,三百年当狗……

也算是人间惨剧了。

老魏担起责任,给他相亲。

第一次是个仙女,可爱俏丽的样子,但在吃饭的时候,喻雨神发现他们并不相配。

“小鸡多可爱啊,为什么要吃鸡呀。”

“我就爱吃素,甜一点也可以。”

这下完...

鱼天想要谈恋爱[结局b]

鱼天想要谈恋爱[结局b]

说是叫结局b,不如叫可能会挨揍的小段子……

这个脑洞不写出来,我觉得难受……

大家随便看看。

1
喻文州:“如果湿漉漉的,会觉得难受吗?”

黄少天:“会。”

喻文州:“那怎么办……”

黄少天:“为了你,我可以忍受做一张湿纸巾。”

又名#这里有鱼,天天快来撩#

2
喻文州:“如果湿漉漉的,会觉得难受吗?”

黄少天:“会啊!”

喻文州:“听说纸碰了水会化……我以为要be了……我们还能在一起吗?”

黄少天:

“当然可以。
我们做纸的可以回收再造啊。”

PS:旁友们记得把纸扔进可回收垃圾箱。

本作者已经睡着了,各位想打她的请放过她一马。

大家晚安!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的文被屏蔽了……
哇哇大哭,我还是个宝宝呢!
我也没写什么呀?
清水无差,能有什么!
到底哪儿出了问题?
现在慌的一批

发现我有仇的室友是我喜欢的up怎么办?

常年ooc,再次、有可能是最后一次保证甜。

发现我有仇的室友是我喜欢的up怎么办?

1L  夜雨声烦      [楼主]
楼主本人是个帅出天际的大二学生。我有一个看起来特别文静的室友,我曾经做过非常对不起他的事……反正我们两个基本上见面不怎么说话。结果现在发现他是我最喜欢的up。我应该如何缓和我俩关系?在线等,急!

2L    B盟磕喻黄
前排吃瓜,后排打滑。
虽然现在已经22点整了,但是我有预感,抢前排还是要快。

3L    假如我有男朋友
别说了我已经打滑了。
这么晚了楼主...

小幸运

还是ooc,依旧保证甜

黄少天生的很好看。

这点在他隔着玻璃被叽叽喳喳的小女孩围绕的时候就知道了。

小女孩们疯狂的掏出自己零花钱,换了亮闪闪的硬币往机器里塞,嘴里还恶狠狠的叫着:
“我不管,我一定要抓到这个。就他最可爱!”

当然也有别的:“我才不信我的运气那么差!今天就算投多少我都要抓出来!”

没错,黄少天是个娃娃机里的娃娃。

他每天看着游戏城的姑娘来了一波又一波,有的运气差的,100多块钱投下去也没有抓到什么东西;运气好的,三块钱就换走一只兔子了。

跟他待在一起的小伙伴有兔子啊,小猪佩奇呀,叮当猫啊……

但是黄少天只有一只。

他是那只独一无二的黄少天。

他在等人。

如果没...

立志写刀的甜文写手,沉迷吸喻黄无法自拔!
[本人高三,手机时有时无。周一到周五断网断消息,周六晚和周日上午可以约]

© 晏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