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拾色

天天和州州的童年记事

“妈妈妈妈快来看!”

黄妈妈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

自己就不应该带熊孩子来玩具店。

熊孩子已经是可怕的了。

何况是想自己家黄少天这么精力旺盛的熊孩子呢?

别的熊孩子玩了总会累,发脾气还会不和父母讲话。

自家的少天确实与众不同——他很会讲道理。

他可以两个小时不重样地带着小奶音讲道理。

虽然是很可爱了,但是听久了会头晕眼花,准确来说是耳鸣。

黄妈妈叹了一口气,走向少天小宝贝。

“少天,激光剑是不可能给你买的,太危险啦!”

“妈妈”,奶声奶气的少天小朋友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激光剑才不危险呢,天天超级乖,从来不会打架!而且激光剑才不会伤到人呢,乐乐上次……我们……总之特别特别好!我以后还要做剑客呢!”

黄妈妈看着喋喋不休的黄少天,额头边的青筋跳个不停,“黄少天小朋友,你五岁了,是时候做个成熟稳重不话唠的小绅士了!”

她顿了顿,眼瞥见边上一个梳着中分又好看又文静的男孩子弯着眼睛笑,忍不住说:“你看看人家,你就像只猴,没有消停的!

黄少天小宝贝显然已经看到那个男孩子了,他欢快地拉住黄妈妈的手,向着那个男孩子走去,一边走一边说:“妈妈不是说除了激光剑买什么都可以吗?”

“是啊,没错!”

“那你给我买个哥哥吧!就是他!最好看的那个,妈妈还夸他呢!”

在认真听的黄妈妈:“?!”

在看少天的喻文州小朋友:“(๑• . •๑)”

在牵着儿子却被少天小宝贝萌的心都化了的喻妈妈:“?!”

看着相距不到一米的喻家母子,黄妈妈心里一阵绝望:我真傻,真的。

我单知道少天不是个省油的灯,怎么小小年纪已经这么会玩了吗?平时看着蛮机灵的儿子关键时刻这么就傻了呢?

人家妈妈看起来也很文静和有气度的样子,贸然听见买自己儿子,心里应该有点不舒服吧。

“不好意思,小孩子…”

“没事,大家都是做母亲的人,小孩子这样活泼,蛮可爱的。”喻妈妈看着像太阳一样的少天宝宝,尽力保持表面上的冷静,目光中的慈爱像是要喷出来“可爱的小宝贝,你叫什么呀,几岁了呀?”

受不了了,眼睛扑棱扑棱的,活泼开朗!可爱到不行!是和儿子不一样风格的小帅哥啊!

“我叫黄少天,已经五岁啦!”

啊!声音好甜好可爱,还有小虎牙!儿子快快快看,妈妈希望你们做朋友!得马上想办法提醒儿子!

“天天,我是文州。哥哥是不能买的呀。”

黄妈妈内心:“啊人家小孩子好懂事,说话也好温柔,不像少天小傻子,咋咋呼呼的,还想着买哥哥。”

喻妈妈内心:“儿子你是傻吗?这样一说,可爱的弟弟要没了。难过…”

“原来不能买哥哥啊!现在知道了,州州你真好!”

“哥哥是不能买的,但是妈妈说过可以认。从今天起,州州就是天天的哥哥啦!”

“哥哥哥哥,那我们一起去玩吧,我可能打了,还会激光剑术,我会保护你的!”

说完,两个孩子牵手把店逛,愉快地扬长而去了。





据两个妈妈后来说,当时她们看着远去的孩子,心里涌起了当年还没谈恋爱时,看到情侣狗的情绪。

评论(2)
热度(64)

立志写刀的甜文写手,沉迷吸喻黄无法自拔!
[本人高三,手机时有时无。周一到周五断网断消息,周六晚和周日上午可以约]

© 晏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