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拾色

小幸运

还是ooc,依旧保证甜


黄少天生的很好看。

这点在他隔着玻璃被叽叽喳喳的小女孩围绕的时候就知道了。

小女孩们疯狂的掏出自己零花钱,换了亮闪闪的硬币往机器里塞,嘴里还恶狠狠的叫着:
“我不管,我一定要抓到这个。就他最可爱!”

当然也有别的:“我才不信我的运气那么差!今天就算投多少我都要抓出来!”

没错,黄少天是个娃娃机里的娃娃。

他每天看着游戏城的姑娘来了一波又一波,有的运气差的,100多块钱投下去也没有抓到什么东西;运气好的,三块钱就换走一只兔子了。

跟他待在一起的小伙伴有兔子啊,小猪佩奇呀,叮当猫啊……

但是黄少天只有一只。

他是那只独一无二的黄少天。

他在等人。

如果没有顶好的运气,就没有机会遇见黄少天。

空暇的时候,他看着游戏城五光十色的灯:
“哇,这个小孩子好厉害哟,跳舞机跳分数这么高,比我就差一点点。”

“她好像是第一次来的样子,有点害羞。”

“这个高中生玩游戏竟然玩不过小学生的吗?”

玻璃窗外的世界对他很有吸引力。

叮当猫只跟叮当猫玩,小猪佩奇只跟小猪乔治讲话……

玻璃窗内的世界实在太无趣了。






他等啊等,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这个小姑娘是个生面孔。

她忐忑的跟着一帮女孩子进了游戏城。

左转转,右转转,领着她的小伙伴介绍了个大概就自己玩自己的去了。

小姑娘选来选去,最终还是走到娃娃机跟前。

“哇,黄少天,天哪!”

她兴致勃勃地翻出自己的钱包,然后往缝里塞。

“没中!”

“稳住!诶,松了。”

陆陆续续投了二十几块钱的样子。

那个小钩子慢慢移动到黄少天身边了。

“哇!”

小姑娘夹到的时候屏住了呼吸,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直到黄少天到她手里她才惊叫出声。

“你这是做什么?不就一个娃娃吗?”

被尖叫声吸引过来的友人问道。

“今天是我运气最好的一天!”小姑娘兴奋坏了,“我以前微博抽奖从来都轮不到我,抽卡只能抽到R和N……”

她想了想,又补了一句:“不都说我是非洲酋长嘛?”

“你可闭嘴吧!”友人被她逗笑了。

“快看,快看,这是我的幸运天天!”小姑娘高举着娃娃,笑的像朵花一样。

“我不迷二次元,你跟我说这些没用,”友人摇了摇头,“既然已经答应出来玩了,就开心一点,不要再讲这些了。”






黄少天跟着小姑娘回了家。

小姑娘是个学生,正在放暑假。爱好是看拉郎向视频,喜欢的是全职高手。

她依旧微博抽奖抽不到东西。

每当这个时候,她就侧头对着黄少天说。
“我的运气都用来换你啦。”

想想又说,“挺好的,少天这么可爱,我一点都不亏。”

“黄少天就是太可爱了!”她窝在椅子里,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黄少天被她抱在手上,“说的多怎么啦?我是大话痨, 少天是小话痨,挺好的。”

黄少天感觉美滋滋。

小姑娘在网上买东西,看了一眼怀里的黄少天,飞快的把 用户名改成:“黄烦烦的小虎牙”。

黄少天:……

说好的爱我呢?你是个黑粉吧!

他吧啦说了好久,吐槽小姑娘这种恶劣行为。

“爱我那就真诚一点,比如说表情包啊什么,秋葵啊,黑我的有损我威猛形象的就要……”

但是小姑娘一个字也听不见。

她兴高采烈地抖着腿,抱着黄少天,欣赏着一个喻黄向鬼畜视频。

看完了还在底下敲评论:“黄烦烦好可爱哟!up真厉害,给up疯狂打call!”






隔了好几个天,快递终于到啦。

小姑娘下楼去取快递,抱着自己喜欢的黄少天,趿拉着拖鞋到了门卫那儿。

“谢谢爷爷!”

旁边有一个跟她一起找快递的女孩子抬头看她,目光就凝聚在黄少天身上了。

“她是不是也喜欢我?”黄少天嘟哝着,“本剑圣玉树凌风,风度翩翩……不行啊,我有主了!”

等到小姑娘找出自己的快递。

那女孩子挪过来搭话:“你是全职粉?'黄烦烦的小虎牙'黄少天粉吗?”

小姑娘投去疑惑的眼神。

直到女孩子晃动手上的包裹,她才意识到什么,兴奋的眼睛都亮了。

包裹上赫然是:“喻文州的白斩鸡”。

小姑娘眉开眼笑。






女孩子把非洲酋长小姑娘带回了家。

他家的东西整整齐齐 ,地板光可鉴人,床上的被子没有一个皱褶。

“跟小姑娘不是一种人呢!”黄少天想。

他被公公整整放到床上,一侧头,发现床上有个和他一样大的玩偶。

“你好,我是喻文州。”那人眉眼弯弯,笑意盈盈。

黄少天连忙接话:“我是黄少天!”

麻辣,我的心跳的好快啊。

这个小中分超好看!只比我差一点点…… 其实,好像,也差不多……

“你是那边那个小姑娘家的吗?”

喻文州小朋友亲密的挨着他,声若三月细雨:“你好呀?你真可爱!”

黄少天手直抖:“一见面就夸我的吗?这么诚恳!还有眼光!那什么讽齐王纳谏,你是不是有什么目的?我剑圣大大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人物……”

“哦~~”喻文州意味深长的拉了个长调,“当然有啦!”

黄少天满脸蒙逼:按照剧情不是应该我不是我没有否认三连吗?

正当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文州充满笑意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当然是因为我爱慕你呀。”






“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黄少天严肃地把头往后,极力掩饰住自己的心如擂鼓。“我觉得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这是偶然事件,以后可能不会再见了。”

“诶,真的吗?你要是不嫌我话多,我就以后天天来看你。”小姑娘兴奋的绕着那个女孩子。

“好!”

黄少天:“……”

喻文州重新凑过来:“我不这么觉得。我们可能要天天见了,少天。”

黄少天:“……”

他的睫毛好长哦,他的手好漂亮!

不行!要矜持一点!

黄少天凭着最后一股劲抵抗:“我从来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

“虽然是第一次见,”喻文州见招拆招,“但我看了你好几眼,不是一见钟情。”

黄少天,卒。







若干年后,小姑娘和女孩子盘腿坐在床边。
小姑娘倚着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说:“我没想到能遇见同好,好幸福呀。我的运气真好!”

黄少天枕着喻文州的腿,文州用手抚着少天的头发。

小姑娘还在说,“我一喜欢喻黄就喜欢上这么多年,好幸福呀。幸运死了!”



end



现在卖萌!求小红心小蓝手,最好的留言啦!
能喜欢喻黄,我好幸运啊!真的real甜!

@唐青寒

评论(2)
热度(42)

立志写刀的甜文写手,沉迷吸喻黄无法自拔!
[本人高三,手机时有时无。周一到周五断网断消息,周六晚和周日上午可以约]

© 晏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