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拾色

有猫掉落

常年ooc,无脑甜文来一发



1

“唐昊,我真没想到有一天,你竟然要靠卖萌骗钱。”


“废话,我也没想到。”



2

唐昊很绝望。


像他这种已经有几千年道行的妖怪,一般是不会出岔子的,除非意外。


意外就是,唐大妖怪遇见了王杰希。


他们妖怪界的,没有妖不知道王杰希王道长。


这位王道长,修行界千年难遇的天才,号称“王不留行”。


就是说,但凡他走过的地方,没有邪祟会留下痕迹,王道长就是这么牛逼。


唐昊栽了,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虽然唐昊恰好出了门,又被强迫变回了原型,但他难过的不是这个。


而是他识人不清——变回原型还不算,还求助求错了人。


“哈哈哈哈,”方锐笑的肩头耸动,毫无形象可言,“唐昊,我真没想到有一天,你竟然要靠卖萌骗钱。”


“我也没想到。”唐昊盯着他呲牙。


“你真可爱啊!小糖糖!”


“……我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我这样的真诚。”方锐直起腰来,一本正经的说:“ 昊昊,我没有见过比你更萌的小黑猫。”


“……”


“真的,这牙呲的,妈耶,我的心都化了!”


“……我可以申请咬你吗?”


我这都交了一个什么样的损友啊!


“但是说真的,现在你这个样子也不好弄,”方锐在长达一个时辰的 狂笑状态之后终于缓过来,给了一个身为朋友应有的建议,“那个王道长是真的强,我看要不去找叶不修帮你看看?”


“等等,去哪找?”


“有好烟草的地方,比如金陵?”


“那我们赶紧走吧!”


唐昊飞快的越上方锐的肩头,自觉原形的状态每一分每一刻都让人难以忍受。


“太慢了!”


“再快一点!”


“磨磨蹭蹭!”


“啊!”


最后是唐昊的惨叫声。


方锐把他甩在地上,像画本里的反派桀桀而笑:


“唐昊先生你就呆在这儿吧,你太胖了,我带不动。”


“……喵喵喵喵喵!”


“对了,我给你留了点小礼物。在这一个月,唐昊先生,你就老老实实学个猫叫吧!”


于是在某年某月某日,可怜的唐大妖怪被王道长变成了一只小黑猫,遗落在了金陵附近的一段不知名路上,开启了他惨无人道的新生活。



3

对于唐昊这种哺乳动物来说,秋天什么的无所谓,但是住在金陵附近一座萧山中,有一条姓刘名皓的白蛇因为刮大风冻的死去活来。


“哗啦啦啦啦啦~”

这是洞口茅草被吹没了的声音。


“呜呼呼呼呼~”

这是大风灌洞口的声音。


“呼哧呼哧呼哧~”

这是感冒了的声音。


对,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刘氏妖怪已经被喜怒无常的大风刮的日渐消瘦了。


这样不行。


刘皓裹紧身上的羽衣绝望的想:与其呆在洞里被一趟风回旋着两次,还不如站在外面让大风掠过自己的身躯。


而且在这个天,要是有大雁路过,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他们……


或者农夫经过,那些金银换棉絮也可……


总而言之,快要冻疯了的刘皓,只要是带毛的都不会放过了。


刚到路口,他就碰上了好事一桩。


有只黑猫孤苦伶仃的坐在山路上。


他仔细打量了唐昊,乌黑油量的毛色均匀的覆盖在幼小的身躯上,像是一朵小黑云。金色的瞳孔闪耀如星,却因为猫形容尚小,反而毫无威慑力,瞪的圆溜溜的,更显三分可爱。


千言万语萦绕在刘皓的心头,汇成一句话:

长得太小了,刚好做个护腕。


可以说是非常不解风情了。



4

萧山大妖刘皓带回了一只小黑猫一事于早晨传遍了整个萧山。


刘皓:“找些好吃的补的东西,能养胖的食物,有什么来什么。”

——太小了,肥一点皮多。


手下小妖甲:“小的明白!”

——天哪噜!我们刘少看上一只猫了,要灵丹妙药把心上人喂化形!


传给小妖乙:我们刘少想用美好的食物夺得黑猫的芳心!


小妖丙听说:我们刘少完啦!他爱上了一只稀世罕有的美猫,虽然现在颜色是黑的,但吃了美好的食物这回变成炫彩效果。所以他想用食物把猫……


反正无论怎么传,其核心还是:

有五百年修行的刘皓,看上了一只还不会化形的小黑猫。


众人心绪难平,交头接耳,脑补频频,终于找任何借口想要一睹这只八百年一遇的绝世神猫。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们猜对了一部分。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于是在第二天早上,刘皓洞口来了一堆不请之客。


兔妖:“今天听说刘少家来了客人,我带了点超级美味的胡萝卜给他补补。”


刘皓:“其实胡萝卜还差点诚意。”


兔妖:“?”


刘皓:“你觉得兔毛怎么样?”


兔妖:“……”


刘皓收获颇丰,他连穿山甲都撸了两斤柴下来。


他改主意了。


猫不错,夜里当个暖手炉,暖肚子炉什么的完全可以。


他终于在寒风穿洞的季节里,露出了一个舒心的微笑。



5

唐昊紧张之极,心动不已。


自他化形之后从未有过,甚至是娘胎里的,现在为止从未有过的事情一天之内发生了不少。


首先是他在路口孤独地徘徊时,山上冲下来一个对他胃口的美人,每一笔每一画都像是他梦中情人完美复刻的样子。

正当他用以往严肃的眼神观察美人的时候,美人扑过来,把他抱回了府邸。


其次是以往会被他眼神震慑住的小动物们个个上门来,围着自己转,还带了礼物。


再然后是美人沐浴之后要准备抱着他睡……啊呸!


妈耶,太刺激了。

唐昊:“美滋滋。”

唐昊:萧山=天上人间


他威风凛凛的踩在软软厚厚的床垫上,用余光瞟着打理被子的美人, 故作矜持的在床上度步。


“看我快看我!好看吧?哈哈哈哈!”


幸好刘皓听不见。



美人终于躺上了床,他一开始把唐昊放在枕头边,伸出一只手去勾他的毛;后来似乎觉得不过瘾,把它放在肚子上,两只手去揉他毛茸茸的背……


唐昊从一开始的别扭的害羞,到故作正经的不动如钟,再后来赖着不动,舒服的眯起眼睛:


“吸了我这只猫,你就是我的人了。”


刘皓依旧听不见。



刘浩是条白蛇,这点从他自身不产热就能得知一二。


众人周知,蛇大部分都是夜行动物。


恰巧,猫也是。


于是他们两个一个撸猫,一个享受,玩了大半个晚上。


刘皓:“你叫什么名字啊?”


唐昊:“喵喵喵喵喵!”你夫君唐昊!


刘皓:“不说我给你取一个吧!”


唐昊:“……喵喵喵喵喵!”随便,我就当爱称了。


刘皓:“黑豹?你长得那么可爱,算了吧。”


唐昊:“……”什么,说我可爱?


刘皓:“小火炉?”


唐昊:“喵~”听的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刘皓:“小黑……也太普通了,我刘皓,怎么可能起这种挫名。”


唐昊:“……”好险,差一点。


刘皓:“那就叫糖糖嘛,看长相也蛮甜的。”


唐昊:“……”


某唐姓猫拒绝讲话。



6

刘皓越过越舍不得放开糖糖了。


天冷是一个原因,还有别的因素在作祟。


自从有了这猫,他的人生几乎迎来了一个巅峰——早早晚晚都有奇怪的小动物窝在那里偷看。


这是从来都没有的事。


他化形之后,还曾是一个天真幼稚的小少年,从小听的是《白蛇传》等充满浪漫色彩的蛇故事。


他天真腼腆的同山里的小妖怪们交朋友。


刘皓:“你们好呀!”


大家:“是新化形的小妖啊,来来来一起坐!”


刘皓:“你们都不问一下我是什么吗?”


大家:“没事,反正像我们萧山这么小的山,也不会有什么大型食肉动物。”


小妖甲:“今天给大家讲的是水淹金山寺 !”


小妖乙:“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许仙法海的爱情故事啦!”


刘皓:?


小妖丙:“说实话,真的太虐了,许仙和法海那么相爱,好不容易决定要在一起,居然还被那条因爱生恨的白蛇给淹死了……”


小妖丁:“真的太惨了,我们听点甜的吧!不想再听奇怪的白蛇了。”


某刘姓白蛇:“……”


这件事情给他造成严重的心里阴影,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相信乱七八糟的爱情故事了。


直到他迎来蛇生中第一个天雷的时候,那些同他搭话的小伙伴们才羞愧地发现自己的同伴是一条白蛇。


因为尴尬,还是某种原因,他们总是跑的很快。


五百年来,刘皓保持着温柔有礼的形象,才逐渐亲近起来。


但在糖糖在的时候,那些一年来个三四次的小伙伴们,总在外面刷新自己的脸熟程度。



糖糖自身,对刘皓来说也非常有意思。


有的时候他居然能从这只猫身上感受到仪表不凡之类的东西。


当一只小萌奶猫故作严肃的时候,好像一个小孩子在埋怨撒娇,实在是可爱的让人窒息。


刘皓握着糖糖的爪子,忍不住调笑:“好帅的猫!怕是城里出来的吧?”


“天天就知道装可爱!”


他这一个月从没有和糖糖分开,总能找到适合他们一起玩的事。


直到他专门请了啄木鸟给他雕雕花的碗和上面有着篆体糖糖字样的小勺子还有系在爪子上的小铜鱼时 ,才恍然发现自己已经离不开糖糖了。


有谁会把过客计划在未来里呢?



7

唐昊走了。


他走的毫无征兆,却理所当然,正如他忽然出现,又如云烟一样消散了。


 刘皓像往常同他一样谈心时,无意中暴露了自己对猫曾经的目的。


“ 原来是想成色不错,这个护腕也好。现在想想,反倒就想陪你这么一生过了。”


唐昊仓皇而逃。


 他呆愣愣的从萧山奔向兴欣,拼尽自己全身的力气,为了防止自己意识到:


他并不是为了前一句话而难过。


而是后一句,他总不能图着安逸,作为一只猫陪在心上人身边。


虽然是金陵的大妖怪,但他从来不爱读书,脑海里唯独想起来的,不过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空有偕老心,岂奈意无凭?


若是自己的心上人,握着一只猫爪,就要共白头,想想连自己都觉得痛心不已。


他曾有一只雀朋友,爱上了一个人。


雀化形失败 ,虽然有五十年寿命,但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石打不动的飞到心上人窗口唤他起床。

一开始是为了心上人上学不迟。

再然后是为了心上人及时给媳妇做饭。

接下来是为了心上人可以叫儿子起床。

雀最终没有活过五十年。

在他年老之际,被心上人的小孙子用弹弓给打下来了。

雀说他很幸福,但唐昊当时不懂,只觉得可怜又可悲。

现在想想,为喜欢的人而活,为喜欢的人而死,或许幸福。


他不愿这样想,唐昊终究是唐昊。


他是金陵的混世魔王,求的绝不是这么个结局。


他一定要找到方锐,找到叶修。



8

刘皓找不到自己的糖糖了。


他觉得他自己应当难过。


可是他哭不出来。


他时常吃饭多摆出一只碗,就笑自己年老了,事也记不清。


又一次从梨花醉上醒来时,他逢得故人迎门:

“方锐,好久不见。”


方锐是他故友,旁敲侧击,便从这位心事重重的好友口中得知一个月的事端和情愫。


“如果有空,不如去金陵看看吧,那里有最美的酒,最艳丽的秦淮河风景,还有许多华丽锦缎裹着的美人。”


方锐走时 ,难得正经。


金陵,听着不错。


那就去吧。



刘皓路过金陵秦淮河时真的后悔。


某位绿袍道人:“叶修,我变的人你为什么多管?”


刘皓注意到,这人生的很有意思,长相来讲称作俊美不为过,唯独有只眼睛显得格外的大,看起来不甚协调,甚至有三分诡异。


某位鄙视脸:“还不是为了展现爷技术比你高超。”


绿袍道人咬了咬牙:“胡说!其他的倒有可能,道法我绝不可能输!”


他王杰希这个月真是过的跌宕起伏,先是捉妖误伤围观的唐昊,准备上金陵赔罪结果被叶修带着唐昊碰个正着一顿嘲讽,唐昊都走了,这可恶的叶修还不放过他;更糟糕的是他刚刚收到飞鸽传书,过两天蓝雨的黄少天要上门……


真是烦死了!


鄙视脸急了眼:“切,爷试给你看!急急如律令!”


意外被道法砸中变成白蛇的刘皓:“……”


他不禁低头反思:说实话,我为什么要出门?


“啊啊啊啊蛇啊!”

耳边传来美人惊恐的尖叫。


刘皓只好翻身入河。


自觉他的运气不是差,而是差到极致了。


在他刚刚翻出秦淮河的时候,突然被两只修长的手指牢牢制住七寸,有个低哑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哟,有条小白蛇!”


刘皓终于明白了,今天对于他,实在是诸事不利。



9

“这里是金陵山,你是从那个方向来的?”


“是。”


“那你知不知道有座萧山?”


“……知道。”


刘皓尽量装的可怜弱小又无助,他可以感受到眼前人的威压,远超五百年的修为,凭他自己,是刚不过的。


唐浩看似无意的,拿起树枝逗蛇:“那你在萧山待过?那……你知不知道你们那边那条叫刘皓的白蛇,去哪了?”


刘皓心中一凉,他不动声色,“刘皓,不知道啊?”


“……”


唐昊缓缓把白蛇放下,失落的叹息一声。


他没有想到不过是找到叶修的功夫,他的刘皓居然跑没了……想想就委屈。


刘浩无心管这些,他发现青年手腕上系着的小铜鱼,惊的魂魄都要离体了。


他的糖糖,居然化形是这么丰神俊朗的青年?

天呐,好像还比自己高!

让我怎么攻啊他!

刘皓欲哭无泪。


唐昊没有注意到刘皓不自然的反应,只觉得是被拿住七寸的恐惧,不禁开口安抚:“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他正准备小心翼翼的把刘皓放下,却倏地一下,掌中的白蛇,变成了眉目清秀,温柔动人的青年。


唐昊:“……”


刘皓:“……”


姓叶的这个道法,怕不是跟冯药师学的?


刘皓:“我还有事,告辞。”


刘皓正准备转身逃走,却被人直接拉进怀抱,耳边是低低的笑声:


“皓皓,不嫁何撩?

不要你的糖糖了吗?”





end




方锐:“我在助攻,你们在干嘛?”

王、叶:“助攻。”

方锐:“……我头一次见到助攻搞破……”

王、叶:“什么?”

方锐:“……我头一次见到助攻搞破天惊喜的。”

-------论打不过的悲哀





这篇的人设是来自 @间异   

两张图大家看看~

皓遇糖http://jianyi818.lofter.com/post/1f51616e_eeba04f4

糖遇皓http://jianyi818.lofter.com/post/1f51616e_eed36ac8

现在日常卖萌~




评论(4)
热度(62)

立志写刀的甜文写手,沉迷吸喻黄无法自拔!
[本人高三,手机时有时无。周一到周五断网断消息,周六晚和周日上午可以约]

© 晏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