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拾色

蓝雨国没有妹子

人物属于虫爹,ooc就是我的啦!

众所周知,蓝雨国没有妹子。

不知道是历年的传统还是什么,无论是温柔的方国王还是痞里痞气的魏皇后,都是杠杠的纯爷们。

据魏皇后所言,乃是他当年神一般的英姿遭到了巫师的妒忌,设下了这么个让人绝望的诅咒 。

不过总有破的方法。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叶姓人士在蓝雨国重酬之下挺身而出,提供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法子。

在满月日时,将蓝雨最尊贵血统的待娶青年的佩剑上面挂上巫师五官端正等夸赞之语,沉入海底,就可以在下个满月日得到最般配的伴侣。

魏皇后热泪盈眶。

魏皇后非常满意。

魏皇后把想要趁机要稀有材料的叶姓人士赶走了。

当然,魏皇后还是愿意试试这个不靠谱的法子的。

于是他热切地拍着儿子的肩,赞扬他为国出力。

喻文州王子笑的非常得体:幸好要我沉的是佩剑,如果是要我的法杖,我就向隔壁韩国王求援,抢走你的钱包。

“儿子啊,你一定要领个漂亮的妹子回来,港真,没有比妹子更重要的了。”

喻文州表示:呵呵。^_^

眼下他站在这寒风瑟瑟的海滩边,头顶圆月,脚踩白沙,心中升起一种恍若游梦之感。面里平和地等着他传说中的美娇娘,心里却实打实感受到了不现实。

硕大的圆盘在孤寂的夜空中沉入比天幕更深沉的海洋,莹莹柔光染上了这未知的无边风景,比沙砾更像炫目的珠宝。

“叶前辈,劳烦你陪我白走一趟了。”

四周一片的寂静中,喻文州开了口。

他是极有风度教养的贵族公子,容貌礼仪都叫人挑不出毛病,音色迷人,一开口就让人酥掉半边身子。

叶修抽着烟草,话不对题,“没有妹子真惨啊,我们家就有好几个,蓝雨真叫哥同情!”
为什么听起来这么嘲讽?

这时,一片磨镜陡然绽开,碎成万千,有一人越出水面!

文州面上带笑,手指不由得微微蜷起,望向来人——

入眼是个眉眼飞扬的活泼少年,一见了他,飞似的跑来,月光散在他发旋,远不及他眼底星辉。

文州已经全然说不出话来了。

但老叶还撑得住。

他挑挑眉,大声笑到“盼来盼去,还是没有妹子!”

文州恍然回神,终于扶住那个跌跌撞撞像是要冲进他全世界的明媚少年,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来。

少年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露出可爱的小虎牙:“你好你好你是叫文州是吧不好意思我是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意气的少天空的天对不起啊文州你的事出了一点问题不过是小问题,那个女孩子去追海洋第一美人周泽楷了所以没来得及我替她一下!”

旁听的老叶:还有这种操作?(黑人问号)

少天不等文州开口,像是机关枪开火一样,马不停蹄继续说“本来这是不允许的但你的剑实在太好看了作为未来横扫天下的剑客我就上来想要请问一下能不能拔剑买给我什么的都好商量!”

文州微微一怔,斯文白净的脸上现出一点羞色——那剑他平时觉得无用,却引来别人如此重视。他施施然开口,看见那意气风发的少年受了惊似的一抖“少天说了很多话,累了吧?天这么黑了,不如去我家休息一下,再聊聊关于剑的事?”

黄少天没有再说话,乌溜溜的大眼睛眨也不眨看着号称蓝雨第一苏的文州王子,半响点头答应了。

回到蓝雨国时,叶前辈已经因为觉得自己太多余跑了。只有魏抠脚皇后和这个意外会面。
魏琛捂着胸口:“天哪萌妹子呢,这是个什么?早知道就写巫师五官不端正了,一点都不灵!”

喻文州面沉如水,毫不动色。

黄少天眼若利剑,气势汹汹。

可以说是非常般配了。

“这小子一点都不可爱快拉出朕的青青草原!”
文州满面微笑。

文州拒绝了他并且转身离去。

等到文州帮少天放完洗澡水回来时,局势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砍他三段斩拔刀斩斩斩斩斩斩!”,“你小子可以啊!”,“回来回来回来保护我!”

噢豁。

不是说讨厌的吗?

陈独秀同学,你很胖胖噢。

喻文州表情不变,温柔的把少天叫走了。
黄少天同喻文州一样,不过是半大的少年,虽然有一些小小的毛病,但依旧神采飞扬,让人喜欢的不得了:“文州文州,我可以问你一个小小的问题吗?”

喻文州颔首。

“你是一个笑瘫吗?”

喻文州:这话我没法接。

文州最终还是原谅黄少天了。

他辛辛苦苦地帮这个眼神没有一丝阴霾的小客人准备好了换洗衣服,房间,甚至还有夜宵。他根本没有办法拒绝少天的所有要求。

直到跟隔壁房间的黄少天互道晚安结束,转头进屋时 ,他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明明家里有仆人,为什么只想到亲自动手?

辗转于梦中,文州又发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自己应该对少天一见钟情了吧。

黄少天一无所知。

第二天文州把少天从床上拖起来时,少天还半眯着眼,头上翘着象征怒气的金发,把枕头砸的蹦蹦响“是谁!叫醒我沉睡的灵魂!”

喻文州:……

他心情复杂地给瘫在他身上的黄小柯基套衣服,一边思虑以后生活在一起叫少天起床的法子。

可以说是已经没救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文州同少天终于谈起了关于剑的事。

一旁的魏琛难得严肃,他虽然和少天一见如故,但此剑毕竟是蓝雨国世代相传的冰雨神器,绝不能轻易转交他人。

但是黄少天是谁?

他可是一个要做剑圣的男人!

他可是把鱼丸粥迷倒的男人!

凭他的三寸不烂之舌,魏琛气得想打人。

呵呵。

鱼丸粥阿不喻文州王子一片平和之色。

少天真是可爱。

他终于提出了解决方案。

“少天,”依旧是这教男女都心神荡漾的声音,好听到令人发指“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

文州对上少天黑白分明、胜春三分色的眼睛,眉目比阳光更温柔,纤长有力的手指抵着薄唇:少天,最可爱。

黄少天炸成一朵烟花。
——————————
“大人,就这样不管黄少了吗?”

“呵。”巫师熟练地搅动锅里的药,大小不一的眼睛里同时散出诡异的光“今天也不想让蓝雨有妹子呢!”











相信我,我是个粉,绝不是黑(真诚的大眼睛JPG)。像我这种一分钟打二十个字的对不起喻总我迟了!小新人第一次写文求评论(打滚卖萌)祝大家情人节新年都快乐!
此处@唐止戈 ,坚强挺腰,反正我不管cp可逆不可拆

评论(12)
热度(62)

立志写刀的甜文写手,沉迷吸喻黄无法自拔!
[本人高三,手机时有时无。周一到周五断网断消息,周六晚和周日上午可以约]

© 晏拾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