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拾色

超完美许愿系统

超完美许愿系统
ooc是我,甜文保证!
@唐青寒

1
最先发现黄少天不对劲的是卢瀚文。
众所周知,荣耀与生活活动不可两得也,像黄少天这样游戏PK狂魔,那可就是标标准准的宅男。——后宫佳丽三千,只取荣耀一瓢。
可是,突然有一天,黄少的生活突然丰富了起来……
小卢有一天做作业做到一半,突然发现他尊敬的黄少,推开门走了进来:
“小卢哇,这么晚学习一定很辛苦了。不用说我知道你很累,我也是这么过来的。今天我特别买了个草莓蛋糕,看看这奶油,看看这草莓,镶嵌的多么完美多么对称!”
“……”
卢瀚文是谁?——蓝雨的未来。
所以他秉着尊敬长辈,爱护黄少的优良习惯,没有揭穿他的黄少。
据他所知,黄少除了有的时候点白斩鸡,火锅,啤酒之类的东西,从来不会对甜点下手。
可能是张佳乐前辈寄过来的吧?
小卢猜测。
可是不超过三天,他就知道自己错得一塌糊涂。
张佳乐前辈是个好人,并且是个爱吃零食的好人。
但是这个好人是绝不会,连着好几天寄新鲜出炉的小蛋糕到蓝雨来的。
第一天的草莓蛋糕,第二天的黑森林,第三天的慕斯,第四天的……
对不起,我需要冷静一下。
卢瀚文如是想。
于是,在黄少天放下小蛋糕离开后。,他马不停蹄的冲进了队长的宿舍,“队长不得了啦!黄少有外遇啦!”
卢先生真不愧是黄先生的传承人,选的时机也很到位。
小卢拉开门,正看见某位喻队长正在一只手臂那么长的毛绒小兔子上,系上蓝色的围巾打成蝴蝶结……
“队长,打扰了。”小卢扭头就跑。
“瀚文,你看到啦?”队长脸上一如既往的带着和善的微笑,宛若春风拂面,“走的这么急做什么?你来做什么呀?”
“队,队长,黄少最近天天给我送蛋糕……你看看……是不是不太对劲……”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喻先生愣了一下,笑意更胜三分,“说到这个,瀚文最近也很不对劲呢?”
“?”
喻文州用他两根修长白暂的手指夹出放在书堆里的手机:“卢瀚文家长您好!卢同学今天的数学测试分数为……”
卢瀚文:我是谁?我在哪儿?
卢瀚文:溜了,敌方太强,弄不过。
今天是个好日子。
某位卢瀚文同学,身为吉祥三宝中的小宝,受到了父母的关怀。
先是黄少家长势要把他喂成两百斤好压死微草的滋补;又是喻爸爸数学题的讲解……
听了两个小时洛必达法则裂项不等式极函数之后,卢瀚文已经不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了。
他在文州的晚安声中,幸福的搂着文州塞给他的毛绒小兔子和五三,坚定不移的站在门口拍着胸脯:
“队长,我都明白了!学习真好啊!学习使我快乐!惟有青少年之自强不息,才有国家之美好明天!队长,晚安!我要好好休息,明天多做点五三!”
队长还是那个可敬可亲的模样:“小卢乖,去吧。”

2
这些事情黄少天通通不知道。
至于出轨,就更可笑了。
他和喻文州少年熟识,亲密无间,但凡是联盟聚会的朋友们,还是微博上的粉丝群,总是说:
“看看你们老夫老妻,这股味~”
“喻黄好甜啊,祝99~”
“喻总,快宠宠你家少天~”
即使是队友,都理所当然的说,“黄少,队长呢?”
他们在别人的眼里远超友谊,堪比金婚夫妻。
只有黄少天和喻文州自己知道:
他们还是友情以上,恋人未满。
他们参加比赛,签售,喻文州都是一个体贴到不能再体贴,深情到不能再深情的样子。
可是在大大咧咧的外表下,黄少天藏了一颗不敢告白的心。
他深谙卖腐的套路,虽然他们不是卖腐。
那只是一种岁月长河中,彼此相交,习以为常的互相扶持。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微博底下排排喊着的“喻黄好甜!”突然摄取了黄少天的注意力,他才发现自己和喻文州已经如此亲密了。
他抢着喻文州每一个前排,听着别人喊着“喻总对少天情深不寿”就愈加慌张,自知这场不过是游戏,明白自己已经在年年月月的温柔中一塌糊涂,溃不成军。
他总想找队长说话,却找不出什么主题,胡言乱语后,喻文州还是那么冷静体贴:“少天说的都对。”
“谢谢少天的提醒,少天很贴心呢。”

黄少天在甜蜜的同时,不免有些失落:喻文州对每个人都很好,不止我。
我再喜欢他,他也不会喜欢我。

终于,黄少天失眠了。
他翻着国家队闹腾的群。
两条腿的叶修不睡觉,带着花的乐乐在美容,超对称的新杰在查岗……
突然,他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

#你有什么遗憾的愿望吗?只要你有东西换,都可以帮你实现哦。#

是个新加的好友:yhbs
黄少天鬼使神差的点了进去。

3
不仅是卢瀚文,郑轩也觉得黄少最近不大对劲。
上面已经说过了,黄少天是个宅男。
宅男,望文生义,总是不出门的。
可是在今天吃完晚饭的时候,黄少把筷子搁下,一本正经的说:
“今天天气真不错啊,晚风吹拂,月光姣好,不是我们吃完饭一起去散散步吧?”
郑轩:“Excuse me?”
大家:“……”
当然了,队长是个没原则的。
“好啊,就听少天吧。”
呵呵,郑轩只觉得眼睛疼。
他们一行人路过一个奶茶店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萌妹子拉住走在前面的黄少天的胳膊。
“这位小哥,你跟我们店有缘。这是我们店长今天搞活动送的毛绒熊,就送给你了。”
大家:“……”
有缘?
郑轩觉得有诈。
但是队长不啊。
“毛绒熊跟少天一样可爱呢。”
呵,男人。
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黄少把熊收下了。
郑轩:“……不知道我们黄少什么时候有的少女心。”
但是无论是队长还是副队他都管不了,所以郑轩妥协了。
所有的一切我都装作没看到。
他正这么安慰自己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家队长看着副队甜腻到要掐出水的眼神……
郑轩冷静的转过头去:不用装了,我已经瞎了。

4
自从加了那个yhbs好友。
黄少天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自然是不信什么灵异,所以提的要求都不是什么过分的。
第一天的时候,他想要检测一下这个号称完美许愿系统的东西。
国家队正巧蹦出来一条信息。
张新杰:
张佳乐前辈晚上吃零食没收。
零食?
他斟酌了一下,打下了一行字:
我想要连续五天的蛋糕。请问我该拿什么换?

没想到,他从训练室回到宿舍的时候,成真了。
走廊上他挂蓝色围巾的地方,剩下了一个草莓蛋糕。
哇。
五天过后,他许了第二个愿望:
我想要出门的时候中一个奖,最好是毛绒的,可以抱着睡。可以吗?
对面的回答依旧简略:
yhbs:
可以,老地方放上小猪佩奇玩偶。

第二次许愿当晚就实现了。
他有种恍然如梦,不切实际的错觉,却依旧坚定地打下了第三个愿望。
“我想要个男朋友,请问是什么代价?”

5
喻文州坐在电脑前。
他一直如此,以前是在复盘,后来是逛微博。
每当看见少天抢了他的沙发,自己就一个人笑成傻子。
他自己和黄少天相处太久了,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感情变味了。
友情,爱情。
有人说,再浓烈的爱情久了之后,只剩下亲情了。
可是他跟黄少天的熟练程度不仅于此,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黄少天一开口,他便知道接什么。
再后来,他看到一个词,才明白这种关系。
灵魂伴侣。
喻文州把青涩时光,一起成长;到现在剑与诅咒,勇往直前嚼烂了,忽然发现他根本离不开黄少天了。
黄少天说垃圾话他都觉得可爱到不行。
“少天今天感冒了,我去买点姜。”
“少天昨天晚上睡的有点晚。”
喻文州看到全战队的眼神,不由得苦笑,“我已经这么明显了吗?”
郑轩:“队长,你看黄少就像在看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就像是青春文学里说的。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全世界都知道。
就黄少天不知道。
他一面希望少天发现,一面又希望黄少天永远不要察觉。
在这样矛盾的心情下,蓝雨正副队在人们心目中已经定了一个奇怪的型。
“宁愿相信黄少没有嘴,也不相信蓝雨正副队没一腿。”
他刷着喻黄的楼,心中遗憾至极:
“小傻子,我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吗?”

思来想去,他终于采取了行动。
yhbs:“你有什么遗憾的愿望吗?只要你有东西换,都可以帮你实现哦。”
看见黄少天回的消息,他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
“天天上鱼儿的钩了。”

那条蓝色的围巾,他是熟识。
这是他和少天一起逛商场的时候买的。
他们那时候还没有出名,蓝雨双核不过是半大的少年,打打闹闹,他买下了这条围巾给黄少天。
可是少天居然围着这围巾去见叶修。
真是气死鱼了。
他用五个蛋糕,换来这条围巾。

第二次换东西的时候。
他要了小猪佩奇。
据他所知,黄少天房里只有一只小猪佩奇,少天每晚抱了睡。
喻总计划好送兔子,他把蓝围巾系在毛绒兔子身上,打算就此告白,揭露自己的身份。
系围巾的时候,却不料被瀚文撞破了。
他借着讲题,把瀚文忽悠的团团转,不料失去了告白的胆气。
我可以做他一个人的完美许愿系统,直到他……
他收到了第三条信息。
“我想要个男朋友,请问是什么代价?”

苦涩从心底升起,他呆愣许久,闻到嘴里的血腥气,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把嘴唇咬破了。
他艰难的打下:
“请问是什么样的男朋友?”

对面的黄少天显然已等了很久。
“就是这样的,最好一模一样。”
然后是大段的文字和图片。

喻文州把页面往下拖。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图片。
照的人十分用心,阳光斜斜的打在他的脸上,碎发遮挡住了一片阴影。他的目光沉浸在阴影中,却显得极其含情。
这是喻文州。

6
黄少天等了很久。
等到他把印象里喻文州爱吃的,喜欢的,自己偷拍的图全部整理好。
对面才蹦出来:
“请问是什么样的男朋友?”
他发上去。
想想,又打了一大段话。
“我喜欢的人是我队长。我跟他有很多年的感情了……”
才打了几个字,就有人来敲门。
黄少天赶紧打开门,结果发现喻文州站在门口。
已经是夏天了,他脖子上却很搞笑的系着一条蓝围巾,怀里抱着一只小猪佩奇,还拿着手机。
黄少天:“…?!”
喻文州把手摆了摆,让黄少天看到页面,然后伸手指打字。
yhbs:
“要一生的代价才行。
黄少天先生,你以后就是文州的了。”

end
yhbs=喻黄白首
喻文州:“我所求的,不过是和黄少天白头偕老。”

黄少生日快乐!
喻总以后合法上天!

评论(14)
热度(130)

立志写刀的甜文写手,沉迷吸喻黄无法自拔!
[本人高三,手机时有时无。周一到周五断网断消息,周六晚和周日上午可以约]

© 晏拾色 | Powered by LOFTER